特價傢俱

關於部落格
辦公室裝修
  • 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潛得再深也禁不住有人持續打撈

  郭小姐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1日03版)   當我在一個冬日里被譚找到時,除了驚訝於她強大的找人能力之外,更驚訝於自己還能這樣被人不屈不撓地尋找了好多年。   很快,我們就約上了見面時間。這種帶著疑問色彩的見面,拖得時間越長,遐想的空間就越大。我們從通話到見面,大約隔了三天時間。可是這三天,我一直在做一道題,那就是很無力地拼湊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15年。   QQ的個人空間幫了大忙。她的結婚照,她5歲的女兒,她的生活半徑,她到北京陪讀這一年的經歷。我從最初的震驚,漸漸變得平靜。就像看一部電影,導演先扔給你一個“匪夷所思”的結局,你除了SHOCK之外無法做出更深的反應,可是當你慢慢瞭解劇情,你才發現,每一個“匪夷所思”的故事都有一個強大的自身邏輯,不然,這片子就沒法看了。   譚的故事並不難理解。一個人在北京陪孩子上幼兒園,老公從家鄉小城輸送“炮彈”。當然,這個陪讀戰線一定會很長,而幼兒園只是一個起點。那麼,對於一個陪讀媽媽來講,除了建立新的朋友圈之外,翻出這座城市裡的老朋友,也是很迫切的事。於是她開始找人。   她先找到在上海的一個姑娘。這個姑娘當年和我的關係一定比她鐵,可是,我沒有找人的欲望。我和那姑娘僅有的信息是“這個城市裡有我,那個城市裡有她”,然後,關於她所有的記憶都停留在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。我們大學畢業,在家鄉小城的同學聚會上,通報了彼此的去處。那次聚會上,譚也在場。   譚沒有從她那兒找到我,但是找到了在北京的兩個男生。從其中一個男生楊那裡,找到了線索。記憶太清楚了。我在客廳,那天陽光很好,接電話的時候我特意站到了落地窗前。然後,電話里飄來一個乾脆的聲音,“哥們兒,我找你好久了!”那是一個美好的清晨,我被一聲“哥們兒”推回到20年前,我們還騎著自行車結伴回家的1990年代。這個世界上,有人叫你“豬頭”,有人叫你“丫頭”,有人叫你“哥們兒”,有人叫你“郭小姐”,只有你一個人知道,可以這樣叫你的人都有誰,他們都生活在你的哪個時間段。   就這樣,我的“哥們兒”譚把這個城市翻了個底朝天,然後把互不打擾的我們聚在了一起。她的行動力是如此之強,當我們四個見上面的時候,大家都覺得自愧弗如。共同生活在一個城市這麼多年,去同一個醫院同一個電影院同一個游樂場,回老家要從同一個火車站出發,去同一個目的地。可是,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結伴。大城市已經練就了我們單打獨鬥的本領:我們的通訊錄總是更新得很快,幾乎每一個5年都要刷新一批人。我們不再愛像前些年一樣,為一個無關緊要的理由就湊到了一起,我們踩在固定的生活軌道上,不允許自己經常跑題。我們也不再貿然造訪某人或者突然被造訪,不提前預約絕不見面,大家保持一種最禮貌最斯文的客客氣氣。   其實,我和楊關係還不錯。有一年,我在地鐵東直門站剛上車,就被一個高個子圈住了,正想躲開,一抬頭,居然是楊。我們有沒有交換電話號碼我忘記了,就算交換了,也只是交換吧。我們都是這樣一類人,如果不是機緣巧合,誰也不會主動打電話給對方。   譚的到來,攪亂了寧靜的湖底。就算我們潛得再深,也禁不住有人持續地打撈。她是那麼地熱情洋溢,那麼地不按程序辦事,我們被大城市訓練得幾乎有些淡漠的情感,漸漸被她捂熱。如今,我們這幫人也會約見對方,就算時隔半年一年的有點長,但總算還有聯繫,不至於時間的漏洞突然就大到再也找不到彼此了。畢竟,生活中像譚這樣的姑娘並不多。  (原標題:潛得再深也禁不住有人持續打撈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